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安芦]Sealed with a kiss

We gotta say good bye For the summer



“毛茸茸!我不想和你分开!”
物怪庵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奉公人(之一)芦屋花绘抱着奉公人(之二)毛茸茸不舍得撒手。
「毛茸茸说它会非常想念花绘的ಥ_ಥ」
抬头看到卷轴上显出的话语,泪眼婆娑的花绘更是“哇”得一声,把脸埋进怀中抱紧的毛球里。
“我会非常、非常想念你的,毛茸茸!”花绘哽咽着大声说。
「毛茸茸说它会非常、非常、非常想念花绘的!ಥ_ಥ」
花绘抬起头,抹了把鼻涕,把毛茸茸举在眼前,看着明显情绪低落的小妖怪,一脸认真地说道:“而我会非常、非常、非常、非……”
“够了!”被忽略了很久的物怪庵主人,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了这没有尽头的告别仪式。“只是一个暑假,有必要搞得好像生离死别吗?!”
“才不只是一个暑假,是一个月两个星期零三天!”芦屋抗议道。“禅子已经带走了弥彦,现在安倍先生也要把毛茸茸接回隐世去!”
“身为奉公人,毛球必须回隐世加以锻炼!”安倍不耐烦地吼了回去。
“……总之……总之我们普通人的心情,安倍先生根本不理解!”芦屋自觉理亏,一把将毛茸茸抱回怀里,强词夺理地冲一旁揣着手的庵主大吼,然后在安倍皱眉瞪眼的表情下后知后觉地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蹭远了一些,转头抱着毛茸茸飙起泪来。
我不理解吗?
一阵风过,清脆的风铃声响起,安倍晴斋看着自家的奉公人们红着眼圈依依惜别的场景,若有所思。
「所以伊月,你也要哭吗?(・・?)」
安倍瞥了一眼满地打滚的五岁儿童,嫌弃地撇撇嘴。
「伊月也会想念花绘的吧。」
巴不得摆脱这个五岁儿童好清静清静呢!
「但物怪庵我可是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想念花绘的哟( ̄^ ̄)ゞ」
……你们这是没完了吗!
安倍看着躺在地上、已经被激动的毛茸茸糊脸的芦屋花绘,和画了满卷轴哭泣颜文字的物怪庵,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吐槽,只好默默闭上眼睛。

“……先生,安倍先生。”
睁眼就是一张鼻涕眼泪一塌糊涂的脸,安倍下意识地一脚踹了出去。
“恶,湿得像泥鳅一样的家伙离我远点!”
“安倍先生你这个虐待狂!”刚平静下来的芦屋捂着胸口跌倒在地,眼里立刻噙满了泪水。
“……又要哭,你是水做的吗?!”
“把毛茸茸留下的话我会考虑原谅你哦。”
“这种时候还要讨价还价吗!?”
芦屋不赞同地看了安倍一眼,一骨碌爬起来,抱起身边的蹭了又蹭,像是下定决心般吸了口气,猛地将毛茸茸塞进安倍怀里。
“狠心的安倍先生,你就把,毛茸茸,嗝,带走吧!”
……这种戏剧风的台词是怎么回事……安倍低头看着怀里沾满了鼻涕眼泪和口水的毛球,仅剩一丝的微妙负罪感也不翼而飞。
“不过,我们约好,即使分开,也要互相传邮件,嗝,这样的话,一个半月,就不会那么漫长了。”
因为哭了太久,芦屋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浓浓的鼻音,还时不时打个嗝,说话断断续续的。
“毛茸茸,不会打字,所以,就拜托安倍,先生了。”
“不知道隐世没信号吗?”
“……欸?!”

安倍有些嫌弃地将湿漉漉的毛球放回地板上,有些好笑地看着芦屋在一边抓狂。
五岁儿童就是五岁儿童啊,真是意外的天真呢。
「伊月,把那个拿给花绘吧(^ν^)」
那个吗……安倍嘴角的微笑淡了,揣着手看芦屋滚来滚去地薅头发。
「把那个拿出来吧,伊月不是也舍不得花绘吗?^_^」
一个五岁儿童,有什么舍不得的。安倍心里想。

所以,当他用一根羽毛戳芦屋的脸时,内心实际上是拒绝的。
因为那家伙已经决定要在隐世建信号塔了。
“这是什么?”芦屋惊奇地接过这支红顶白体、修长硬朗的羽毛,托在手里好奇地问。
“让你用这东西戳死自己。”安倍没好气地回嘴,坐回茶桌边狠狠灌了一口茶。
“喂!”
「这是鸿雁的尾羽呢花绘」
「你用它写下的话,我都会知道哦(^ω^)」
“不需要墨水吗?”芦屋好奇地拿起羽毛,在地板上乱画一气,果然,在物怪庵的卷轴上显示出一些奇怪的线条。
“……哇!”
「花绘,用这个跟毛茸茸交流吧~伊月会读给它听哦^_^」
“不要擅自替别人答应一些奇怪的要求啊!”安倍大叫,还是在芦屋闪亮亮湿漉漉的眼神里败下阵来。“……真是的。”
“安倍先生真是温柔啊。”
安倍闻言撇了撇嘴。
“最喜欢安倍先生了!”

“所以,就这样啦,”花绘将羽毛放进背包,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毛茸茸就拜托安倍先生了,我也会经常写信的!”
物怪庵连上花店的大门,芦屋跟毛茸茸又惜别了会儿,就挥挥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关门声音响起的时候,安倍终于松了一口气。
所以在物怪庵的门呼啦一声被拉开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跳。
“还有,即使安倍先生又拽又毒舌又讨人嫌!”已经离开的芦屋又伸出头大声说。
这家伙!安倍咬牙切齿地捏起拳头,作势要打。
“……还是个暴力狂可我也会想念安倍先生的!”见势不对的芦屋连珠炮般说完剩下的话,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这家伙……安倍无奈地松开拳头,抬头看向物怪庵空白的卷轴,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暑假,开始了。


————TBC? or END?


FT:
一个爆字数的小短篇
尝试用较少的世界观介绍及心理描写来讲个故事
作者坑品特别差,请每次更新都当End看
土下座

Sealed with a kiss,我特别喜欢这首歌

评论(12)
热度(61)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