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火有]{中短}少女的祈祷

*脑洞太大

*推理苦手

*以上大概是乱七八糟BUG和二设的原因

*我这个脑残竟然下手写连载和案子了

*主要还是为了发糖,所以不要太期待犯罪手法

*糖藏得很深请有一颗善于发现的眼睛(比心)

*迷妹的世界里,只有我和我的脑洞属于我

 

 

 

第一乐章 Spring Song

 

领带歪斜、叼着烟的火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摔倒的话,可没有甜甜的糖安慰你啊,有栖。”

 

门德尔松-春之歌op62-巴伦勃依姆)←BGM戳

 

 

“春天到了啊,有栖。”身后横躺在沙发上的友人没头没尾地喃喃道。

闻言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我抬起有些僵硬的脖子,揉揉酸痛的眼睛看向窗外。椿树的枝条已经染上青绿,紫红色的幼叶点缀其间。唧唧喳喳的雀鸟儿在枝叶间蹦来蹦去,春寒还未褪尽,偶有冰冷的空气从没关严的窗缝溜进来,我打了个哆嗦,回头看向友人,只见他也颇有同感地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我和我的朋友最近都有些无聊,大约是我正处于瓶颈期,而敬业的犯罪社会学教授正在放春假的缘故。我们两人的社交也相当单一,仔细想想,能一起插科打诨互相揭短的友人,除了火村我也想不出第二个了。而这位懒散地躺在我沙发上的学者,大约是嫌太麻烦而不屑与此吧。

 

——誓死保护自己心爱的人,这一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我处在那样的环境下,或许也会采取和你同样的做法。噢,如果也能够像你一样思维敏捷,急中生智想出好主意,我也一定会这么做。

 

不知怎么,突然想起火村在上一个案子里所说的话,这让我感到大为震惊。似乎在火村的心目当中,早已存在着一位值得为之赴汤蹈火的真实的她。

老实说我确有些嫉妒的,被一直并肩前行的好友在这一点上甩在身后,除却衷心的祝福外,那些许的阴暗的小心思,即使小心翼翼地掩饰,也迟早会被精明而敏感的朋友发现的吧。

火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披着毯子、走上前去关了窗户,转身靠在窗台上笑着说:

“有栖,我们去清水寺看樱花吧!”

看着被清晨的阳光镶了边的朋友,想想一晚上进展只有两页纸的稿子,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本来是想开车去的,但火村坚持坐电车,说是想重温修学旅行时的心情,而我也有些好奇作为国中生时的火村的过去,装模作样地推拒了一下便同他一起去了电车站。

电车上人意外地多,毕业以后,我已经好久没有被挤在门上的体验了。火村并皱着眉头一脸不耐地站在我面前,突然被蜂拥而上的人群推挤着与我贴在了一起。

“该死。”火村低低地诅咒了一声,手撑着门,在我们两人间稍微腾出了些空间

“出生于北海道的家伙,修学旅行也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受罪吗?”我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火村深吸了口气,大概是被封闭车内浓重的气味刺激到了,抿着嘴一言不发。

当我们从清水五条站下车的时候,终于解放了的火村、那像被逼着灌了一口热茶一样的表情消失了。迫不及待地点燃了一支骆驼牌,青灰色的烟雾里,我的朋友找回了他身为英都大学犯罪社会学副教授的尊严。

从车站到清水寺还有大约有25分钟的步行路程,度过了清晨的那段时间,温度终于有了春天该有的样子。路上行人众多,一对一双的也是不少,闷得太久,和煦的阳光里让全身所有的毛孔都舒爽起来,我有些开心地甩着手,仿佛闻到了樱花的芬芳。

“我的修学旅行确实是在这里。”火村的心情似乎也与我一样,词语间满是笑意:“京都在修学旅行的目的地选项里,可是非常受欢迎的。”

话音未落,一群国中生嬉笑打闹着,像一阵风一样从我们身边跑过,我突然玩性大发,小跑几步领先于火村,像小孩子一样转身一边倒着走一边看着我的朋友。

领带歪斜、叼着烟的火村 ,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摔倒的话,可没有甜甜的糖安慰你啊,有栖。”

 

大概是平常坚持锻炼的缘故,火村对于这长达25分钟的坂道攀爬貌似适应良好,即使于湍急的人流中也能悠然自得,而看到仁王门的牌匾时,如果没有火村的扶持,我一定会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长期的宅男生涯已经将你的肌肉消耗殆尽了吗,大作家。”火村得意洋洋地讽刺道。我撑着膝盖喘得像头牛,抬头白了他一眼,丝毫没有反驳的力气。

清水寺为公元798年由延镇上人所建造,为平安时代的代表建筑物,后来曾多次遭大火所焚毁,现今所见是1633年德川家光依原来建筑手法重建,与金阁寺,二条城并列为京都三大名胜,音羽山上众多的樱树与枫树,使之成为著名的赏樱与赏枫圣地。

进入普门阁,穿过长长的走廊,便来到了作为清水寺本堂的奥之院,殿中古物无数,学生们分成大约10人的小组,每个小组都分配一位专门的工作人员做历史讲解,讲的人眉飞色舞,听的也是津津有味。

殿前便是那著名的清水舞台了,时节上好,山上樱花开得绚烂,不同学校的生徒诸君,一拨接一拨地成功占据高地,以相机四周横扫一番,然后施施然撤退。我终于领略到清水寺作为修学旅行热门选项的真正含义了。火村似乎早已预料到如此盛况,反手拉着我,分开人流挤到护栏旁。

“真漂亮啊。”看着漫山遍野的樱花,与身着美丽和服的女孩子,我不禁感慨万千,转头看向身边的朋友。

“你偶尔也会说些正确的话嘛。”火村背靠在护栏上看着我,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仿佛也被这种情景感染一般,微笑着附和。“如果某人再写不出稿子,从这里跳下去也不错。”

“不会让你如愿的,即使跳下去,生存率可是高达85.6%啊。”

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就这样厚着脸皮占据着最好的观景位子瞎聊天,身边换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女孩子们拿着自拍杆努力伸向前方,摆出可爱的表情,叽叽喳喳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据说樱花树下埋着尸体哦。”看着鲜艳的花朵与活泼的少年少女,我突然想起漫画里看到过的一幕,不禁脱口而出。

“有机物质在腐化过程中因土壤中含氧量、湿度与温度的不同会发生无氧酵解,产生的酸性毒性物质使植物的根部受到损害。所以说,”火村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尸体可不是好的养料。”

“你懂得还真多啊!”

旁边的女孩子们突然发出一阵尖叫,吓得我不自觉地向火村的方向蹭了蹭。原来是自拍杆不知怎么松了,手机从高台上掉了下去。我跟着探身向下望去,浓密的树枝间一点也看不到倒霉手机的踪影。

“有栖,你看,那是什么?”火村突然语气严肃地拍拍我的肩膀。

我顺着他的目光向下看去,一条红色丝带挂在枝条上随风飘摇,花朵掩映间一动不动的,似乎是某个人躺在地上的身影。

 

当警戒线在山下围出一片闲人免进的区域后,我站在火村身后,看着鲜艳花瓣中死去的女孩,不知什么时候抓紧了朋友的衣袖。

 

 

注:关于清水寺的各种介绍是度娘的,bug是我的。


评论(7)
热度(57)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