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艾利】[连载]In time with you/不治之症/中短②

【症状一:越久以前的事情越是记得,越近的事情反而越容易忘记】



【症状二:看文件的时候需要戴上眼镜】

 

当利威尔正在批阅文件的时候,如果艾伦没有事,他一定会在旁边的床上坐着看他。他什么也不做只是认真地看着,看着那人戴着金丝边的眼睛皱着眉头写写划划的样子,就觉得人生非常的充实。

认真工作的利威尔最帅气了!每次带队出去调查,艾伦碰上不认识的家伙都炫耀一般地对别人说,被飞了一堆眼刀也毫不自知。

忘了说明,今年的艾伦耶格尔已经是个二十八岁的兵长了,而利威尔正是他的上司。

利威尔很排斥戴眼镜,因为他觉得那东西搭在鼻梁上时间长了,酸痛感真是让人受不了。可韩吉对此则接受度相当良好,哥俩好一般搂着利威尔肩膀笑嘻嘻地欢迎他加入眼镜组的队伍。虽然毫无疑问地给了那家伙一顿胖揍,利威尔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眼睛已经有些不好使了。

自从升上团长之后批文件太多用眼是不是过度了?他皱着眉头这样想着。

但是利威尔团长,亲爱的利威尔团长,从吃了晚饭开始到现在批了两个小时文件的亲爱的利威尔团长,现在真想把手里的文件全摔到埃尔文那家伙的墓碑上!!

谁允许你这个家伙先跑了,把所有的担子都留给我!要不是看在多年同事的份上,我就扒了你的坟把你刨出来批文件!利威尔看着手边一尺高的文件满肚子气,抬手推了推滑下来的眼镜,顺手把文件往桌上一摔,狠狠地盯了一会儿后咬牙切齿地一巴掌把面前立着的前任团长的相框扣在了桌子上。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艾伦看着恋人少见的耍性子,哧哧地笑出了声。

利威尔瞪了他一眼,抓起手中的笔神经质地敲着桌子,把腿跷在桌子上,仰头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整个房间都安静了,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笔敲出来的清脆声响。

沙漏里时间正在悄悄流逝,早已停止了敲击的利威尔觉得自己差不多快睡着了。

如果真这样睡着了文件是不是不用批了?哦,当然不是,今天不批还有明天啊。想到这里,鼻梁酸痛的苦逼的小个子团长轻轻叹了口气。

这口气还没落地,利威尔突然觉得眼前一暗,还没等他睁开眼睛,鼻梁上的金属触感就消失了,他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像是要飞了起来。

是谁拿掉了他的眼镜?不愧是反应迅速的调查兵团团长,利威尔只用了一又三分之一秒的时间就做出了“不睁开眼睛”的决定。

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

当温热的气息抚过他的鼻梁,柔软的触感贴在他唇上的时候,利威尔轻轻勾起了嘴角。

前团长的相框最后还是被立了起来,只是那英俊的脸上多了两个字:逃兵

但前团长毫不在乎,依旧笑容灿烂地勾着一脸死相的兵长的脖子,相框旁的眼镜,反射着狡黠的光。

 



评论
热度(5)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