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Kingsman][EH][AU]Sweet Rain/死神!加拉哈德

拙作竟被那么多小天使们青睐让语体教的作者又惊又喜!
每天翻撸否几十遍有木有! 捧大脸傻笑有木有!

因为社交障碍+萌点跑偏而故作高冷的作者原地360度打滚猛虎落地式谢过各位小天使!





————————



02

艾格西睁开眼的时候,脸上湿嗒嗒的全是口水。
他就那样仰躺着愣了好大一会儿,接着揉揉眼睛,在裤子上抹了抹黏糊糊的手,爬起来环视四周,试图搞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
睁眼前他还摊在客厅的地板上苟延残喘奄奄一息,睁开眼就到了这个白得惨兮兮的地方,还被一只不知道啥品种的长毛狗糊了一脸。
艾格西缓缓看向脚边扎着辫子绑着领结的小动物。
长毛狗。
哦。
艾格西蹲下身子盯着狗狗黑亮的眼睛,搓了搓下巴。
迪恩可真的没有手下留情。

“嘿,又见到你了小家伙。”艾格西掂起长毛狗的一只前爪作握手状:“死神先生没跟你一起来吗?”
“泡菜先生可不是小家伙——”
优雅的男中音伴着清脆的脚步声,吓得艾格西跳了起来,抄起面前的小狗挡在自己与来人之间,趔趄了一下才算站稳了身子。
“——他是位可敬的绅士。”
艾格西从狗狗身后偷偷打量着眼前身着千鸟格高定套装的男人。一丝不苟的发型,笔挺的三件套,复古的长柄伞,当然,还有那双温和的眼睛。一切都跟8年前一样,艾格西有点儿心不在焉地想,自己才15岁,应该还能再长高一些。
死神先生抬手看了看时间,对盯着自己开始跑神的艾格西皱起眉头,似有些不快。
泡菜先生被拎得别扭,呜呜叫着扭来扭去。艾格西瞧着死神先生的脸色,连忙把手中的狗放回地上。
重新获得自由的泡菜先生冲艾格西汪汪两声,便绕着主人的脚欢快地跑起圈来。
“非常抱歉,安文先生,”男人十分诚恳地道歉:“我对巴士线路拥堵程度的估计出现了一点偏差。”
巴士?穿着三件套坐巴士?!不......重点是死神为什么要坐巴士?!!艾格西像看到怪物一样瞪圆了眼睛,在死神先生一本正经的注视下,把几乎要脱口而出的疑问和着口水咽了回去。
没准儿死神这行也讲究勤俭节约,艾格西打心眼儿里有点同情死神先生了。
“要留在这里吗,安文先生?”男人郑重其事地问道。
艾格西正在跑火车,被男人的突然出声吓得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要吗?当然了,迪恩的铁棍子估计也这么认为。艾格西陷入了沉思。
妈妈这个混帮派的男朋友,简直拿艾格西当出气筒。开心的时候揍他一顿,不开心的时候还会连着妈妈一块揍,好好学习也揍,吊儿郎当也揍。艾格西不是没试过反抗,可这只会在身上叠加更多的伤口。想象让艾格西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已经长好的肋骨好像又开始抽疼了。
留在这儿就不会再挨揍了,他把手揣在口袋里,低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并不存在的石头,余光瞥见那双锃光瓦亮的黑色皮鞋。更何况这儿还有死神先生呢。
男人耐心地等着,看着艾格西慢慢蹲下身子,被沉默和悲伤压得直不起腰。跟尾巴玩儿得晕头转向的泡菜先生,一头撞进艾格西的怀里。
“妈妈会哭吧......”艾格西突然说道,埋在狗毛里的声音模糊不清。
“妈妈一定会哭的。”他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一样加大了音量,可那词语间的哽噎便无法隐藏了。

毕竟还只是孩子啊。
艾格西正埋着头抽泣,并未注意到一直表情严肃的死神先生,在听到他这句话后温柔地笑了。
“妈妈当然会哭了,安文先生。”男人蹲下身,把长柄伞放在脚边,轻轻把抖着肩膀的男孩按进怀里:“我敢打赌,妈妈哭起来可难看了。”
在温暖的怀抱里,艾格西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

艾格西决定回去了,即使迪恩的铁棍并不同意,他也决定回去面对这个。
“再见,死神先生!再见,泡菜先生!”艾格西冲一人一狗挥着手臂。
在沉入那片白光之前,他对眼前一直微笑着的死神先生喊道:“下回见面的时候,加拉哈德先生,能叫我艾格西吗?”




—T个BC—



中文字符:1364
评论(5)
热度(14)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