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白缺][连载]笔记补遗 第四章

我真的没有弃坑。。。
被男神临幸了以后觉得自己好挫都不好意思写了。。。




第四章 他不是人


白开慢条斯理地脱了裙子,掂在手里似有不舍,我瞪了他一眼才扔到床上。
妈的这人还玩儿上瘾了,也不看看什么情况!
我正处于“初中同学竟然是个喜欢偷内衣的变态”这个认知中,前半辈子的世界观受到了强烈冲击!现在关于到底是先报警还是先打电话叫丫回来揍一顿,纠结得特想喝啤酒。这当口突然来了条短信兜里手机一震,决定果然还是先拍张照发微博......啊呸!我在脑海里狠狠啐了自己一口。
掏出手机删掉了垃圾短信,才发现白开已经靠着床头半躺在床边,头上顶着个蝈蝈好整以暇地看着我。我没好气地把他的腿从床上拍下去。
“给我腾个位儿!”我心里莫名地烦闷,白开顺势贴着我坐直身体,肉贴肉的感觉让我没来由地燥热,就往一边挪了挪,没想到他又贴过来,还顺势搂住我的肩膀,那蝈蝈也蹦到我头上。
“先打电话问问他,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没准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呢。”白开一副知心姐姐的样子。我心想也是,一报警他人这辈子就算玩儿完了,毕竟同学一场,做事不能太绝。
电话一通,听见同学的声音我就一阵沉默,只说了“你回来吧,我都知道了”就挂了电话。说真的,邵更弦一富二代,长得人五人六又有房有车,一看就是绝对不缺女人,怎么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癖好。
果然有钱人都不正常,我看着衣柜里的女式衣物,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扭头一看,白开已经躺倒在床上了。
“我听到蝈蝈叫了,”白开蓦地出声。我眨了眨眼睛,咽下了到嘴边的话。“我确实是来找朋友的,我朋友确实在那姑娘的楼上住。只是见你掂着老公鸡回来,想跟你打招呼的时候,听见蝈蝈叫了。”
白开语气平淡得就像一杯白开水,我内心已经像开水一样沸腾了。宅子旁边就是宏达集团,这只是个巧合?还是说宅子也是秦一恒计划里的一部分?邵更弦是不是受秦一恒的指示,还是秦一恒已经抓住了他的把柄?
我正在胡思乱想,白开突然问我我同学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之后他就开始哈哈大笑。我被他笑得有点儿发毛,挪动屁股离他远了一点。只见白开捂着肚子一边抹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哈哈哈哈邵...少根弦!哈哈哈哈这名字起得,真不亏是你江缺智的同学啊哈哈哈哈!”
我到底没忍住自己的“断子绝孙脚”。

收拾完东西吃了顿饭,白开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邵更弦来电话说明天八点的飞机。脸上被猫挠的印子已经看不大清,我一整天都特别累,而且心情烦躁,大概九点就上床睡觉了。迷迷糊糊之间听见有人声,好像是从客厅传来的。因为困得太狠,手脚都使不上劲儿,我就稀里糊涂睡过去了。

我被冻醒的时候,一睁眼就对上白开那张若有所思的脸。打算起身的时候胳膊一软,才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上半身湿嗒嗒的,嘴里又苦又酸,脸还有点儿疼。
你他妈干了啥?!我语气不善。
白开抖了抖手站起身,泼水灌醋又糊了你两巴掌你都没反应,我正打算亲你呢。
……妈蛋我怎么没发现这小子除了脸心也是黑的呢!

等我从浴室收拾完出来,白开正蹲在防盗门那儿不知道倒持啥。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探身过去,发现他在门口离地2厘米高的地方用红线拦了一道,眼下正在往地上撒白面儿。
一会儿你自己收拾。我也懒得问他瞎折腾啥,拿了听啤酒,看看时间,大概同学也该到了。果然,白开刚站起身拍了拍手,门铃就响了。
我有点儿纳闷同学为什么没用钥匙,白开就笑嘻嘻地开了门把人让进屋。同学锁着眉头盯着白开看了三秒便转开视线,还没等我迎上去,就背着手径直走进了卧室。我心里奇怪,又看见白开冲我神秘兮兮地招了招手。
小缺,是不是觉得有点儿不对劲?白开一把勾住我的脖子,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连忙点了点头。太不对劲了!邵更弦西装革履,完全不是平时的风格,而且一进屋什么都没说就进了卧室,他这是急着销赃吗!
接着,白开用气声喷在我耳边的话让我汗毛都立起来了。你这同学,他不是人。
评论(1)
热度(14)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