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凶宅笔记][白缺]爸爸,我们去哪儿? 01

上帝视角
为了傻白甜,所以OOC
非生子伪养成,有原创角色出现


词汇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感觉自己好像在写漫画脚本
白缺吧已经建成了虽然很冷清。。。

我果然一次只能战一个CP



————————


01

不不不不我什么都没听见!江烁咬牙切齿,拎着满满两手的采购品低着头大步流星,嘴里像催眠似的碎碎念,试图无视周围行人好奇的目光。
“爸爸爸爸,等等我!”
——但是他失败了。
那一迭声的呼唤无异于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停脚转身只用三秒,额头上十字路口全开的江烁,面目狰狞地冲一头撞到自己腿上的3岁男孩大吼:
“都说了我不是你爸!”
正皱着小脸揉额头的男孩被这一嗓子吓懵了,举着忘记放下的胳膊,盯着江烁的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渐渐弥漫起雾气。
别!他妈的可千万别!还没来得及收起表情的江烁,见状立刻扔下购物袋,手忙脚乱地妄图捂住男孩的嘴。
可是他晚了一步。
“哇啊啊啊啊——!爸爸不要我了!”
在小孩子中气十足的和围观路人的议论声里,倒霉催的江烁,尝到了今天第二次败绩。

——————

江烁根本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事实上他今天心情出奇的好。刚收的宅子地段不错,户型又好,虽然因为秦一恒的风格,付出的代价不堪回首,可至少存折上小数点前那一串零不是虚的。秦一恒拿了分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江烁对此并不介意,毕竟各人有各人的生活。万锦荣搞出来的那档子事儿已经烟消云散,该沉江的沉江,该轮回的轮回,该过日子的过日子。哼着小曲儿往购物车里扔了份羊肉卷,他决定今天中午回去用火锅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超市的广播里温柔的女声在循环播报着寻人启事,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熊爸爸,连自己的孩子都看不住。这让江烁突然想到了那天晚上,想到火车上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想到了那个关于“白爸爸”的玩笑,想到了白开。白开找到沉在阴河底的师父的遗物的时候异常得沉默,江烁看着白开湿淋淋地跪在河边,攥着那个破破烂烂的八宝袋,直到布块氤氲上红色的血迹。江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不知道白开脸颊滑下的是冰冷的阴河水还是别的什么。抛去那个“江缺智”的外号和时不时的插科打诨,江烁其实受了白开不少照顾。从进了那个宅子开始便一直陪着江烁追着秦一恒跑,若说白开只是凭着秦一恒的托付而做到如此地步,江烁不太相信,可说是为了追查事实的真相,却也不必为了江烁这个半吊子大费周章。白开这个人,成天嘻嘻哈哈的看似平易近人,实际上是把所有人都拒于千里之外。根本没人知道他实际在想什么,这么看来还挺可怜,江烁又往购物车里扔了颗白菜,小半年了,也不知道那天分别以后他去哪儿了。
“寻爸广播”还在循环播报着,江烁打心眼儿里真诚地替那个丢了爸爸的孩子默哀了两秒。推着结过帐的购物车经过服务台的时候江烁还在纠结,唉,芝麻酱到底要不要配蒜蓉呢?
“爸爸!”一声清脆的童声里蕴含的惊喜让江烁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看样子老爹出现了啊。
“江烁!”没大没小的孩子,连爸爸的名字都……哎?!竟然跟我名字一样!
想想自己名字也不特殊,重名率这种东西一向不科学。脚步顿了顿,江烁硬是忍住了回头的冲动继续推着车往前走。
“那位先生!穿蓝衬衫的那位先生,请您等一下!”突然被人拉住购物车,江烁诧异地看向那位扎着马尾的眼镜姑娘。那姑娘冲他身后努了努嘴便放开了手。
江烁浑身一震,可怕的预感顺着脊背从脑门直达脚心。推着购物车的手也忘了松开,他就这么僵着上半身转过头去。一名看着像是工作人员的女性在他面前刚刚站定,怀里还抱着一个小男孩。
“江先生?您是江烁先生吗?”工作人员问道。说完不等他回答,就把正开心地吃着棒棒糖的男孩一把塞给江烁:“给,您的孩子。”
宕机了的江烁根本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接过孩子,直到头皮一阵刺痛,才把他的注意力从工作人员逃也似的背影上拉回来。怀里的小孩叼着棒棒糖,正兴致勃勃地试图把江烁的头发绑成个蝴蝶结。
卧槽!好歹给个拒绝的机会啊!

个人少的地方,把男孩放下来之后江烁就死死盯着那个抱着他大腿冲他挤眉弄眼的小屁孩。
搞毛啊!单笔小票满200赠送熊孩子吗!扔给我就跑是什么意思啊!这是孩子不是益达!话说像烫手山芋一样的孩子到底有多恐怖啊!!
小孩子约莫3岁左右,蓝色的背带裤外面套了个橘黄色的鸭绒袄,脖子上挂着一双无指手套,绒线帽上的兔耳朵耷拉在脑后,嘴里还叼着个棒棒糖,抱着江烁的大腿笑得开怀。
这么可爱的孩子到底哪里可怕了,随便把孩子塞给陌生人,工作人员也太不负责了啊。心里莫名柔软起来的江烁叹了口气,从购物袋里拿出一包薯片,蹲下身子撕开包装袋,挤出一个慈祥的笑。
“小弟弟,给你好吃的,哥哥问你几个问题好不好?”
男孩把棒棒糖捏在手里,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歪着脑袋盯着江烁手里的薯片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啊?”江烁一边问话一边鄙视自己怪叔叔的口气。
男孩似乎什么也没听见,只是安安静静地盯着江烁的手。江烁被搞得浑身不自在,犹豫了一下,把薯片塞给了男孩。小家伙也不客气,东西一拿到手,就把手伸进包装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那个,小弟弟,我是……”
“江烁!”吃着薯片的男孩突然兴奋地大叫,之后就咯咯咯地笑着不停。
为了让这个动来动去的小家伙正对着自己,江烁已经没精力询问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了:“对对对,我是江烁,我……”
“缺心眼儿!”男孩继续大叫,嘴里的渣子把江烁喷了个正着。
妈的啥!江烁一愣,压着男孩肩膀的手就松了劲儿。
“爸爸!”终于挣脱了束缚的男孩雀跃着,用油乎乎的手给了江烁一个爱的抱抱。
江烁的好脾气终于消失殆尽,他猛地站起身,根本不管正莫名开心的男孩,拎着打包好的购物袋转身就走,顺便发誓自己这辈子再也不跟5岁以下的小屁孩说哪怕一个字!

——————

不得已只好把孩子抱在怀里,哄了半天,小孩哭得都开始抽抽了,鼻涕眼泪也糊了江烁一肩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个别“热心”的群众已经兴致勃勃地掏出了手机。正抚着小孩的背顺气的江烁撇起嘴角,偷拍也不知道关了闪光灯,有功夫发微博还不如腾出时间报警。
江烁自己不是没想过报警,可现在这孩子一口咬定自己就是亲爹,就是去了局子,一时半会儿也闹不清。江烁叹了口气,认命般用右臂托着男孩,弯腰单手拎起地上的东西。
先回家再说。
他住的小区就在附近,但提了满手东西再抱个半大小子,对体力也是个考验。小孩一早就不哭了,还挺自觉地用袖子抹干净了鼻涕和眼泪,棒棒糖又塞嘴里吃得啧啧响。
“回来了啊小江。哟,怀里这孩子是谁家的啊?”小区路边无聊晒了三天太阳的王大妈眼神犀利地发现了异常,并且迅速抓住了事情的重点。
江烁见状急忙把孩子和购物袋放在地上,不顾胳膊的酸疼上前先一步抓住了王大妈的手,眼神热切得像是看到最后一根稻草:“王大妈,这孩子是我..”
“江烁是我爸爸!奶奶好!”“…从超市捡的。”江烁被小孩打断的后半句话,生生淹没在王大妈炯炯有神的目光里。江烁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液,完蛋了。
“孩子都这么大了啊,小江?”王大妈末尾那个上挑的尾音配上个意味不明的眼神,硬生生瘆出江烁一身鸡皮疙瘩。“小家伙嘴真甜。”
“那…那啥,大妈我先走了啊买的冰淇淋得赶紧放冰箱您继续晒太阳吧不打扰了。”
江烁左手拎着购物袋右手拎着男孩衣服后领,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落荒而逃,王大妈亲切地冲两人的背影挥着手,脸都笑成了一朵菊花。

“奶奶再见!”男孩冲王大妈使劲挥着小胳膊。
“闭嘴吧小祖宗!”
评论(1)
热度(29)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