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凶宅笔记】【白缺】哥们,买安利不? 5

*脑洞就像脱缰的野驴,大纲已经浮云了 
 
 
 
 
 
 
—5— 
 
妈的,好的不灵坏的灵。自刚上学翻墙出去打游戏被指导员训以后,我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心虚过。想吸口烟,手抖得差点没把烟屁股放进嘴里。 
白开看着我,表情莫名其妙地平静。我不知道他到底掌握了多少信息,是确切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诈我,从他脸上也估计不出他下一步的动作。现在荒郊野外就我们两人,我打算赌一次,大不了破罐子破摔拼一把,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决定了之后,我猛吸一口就把烟扔在脚边,用脚后跟碾了碾烟头的火星,正打算开口继续装傻,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我当即头皮发麻汗毛直立,嗷一嗓子跳到白开旁边,转身摆出防卫的姿势。 
刚站定我就知道要坏菜,因为刚才紧张得全身僵硬,再加上转身用力过猛,脖子相当配合地抽筋了。 
小缺,这种后现代意味浓重的欢迎仪式过于隆重啊,白开在一边落井下石。 
我歪着脖子剜了他一眼,庸俗,这是艺术。 
白开笑笑,转向声音的主人,你是谁,现在可以说了吧。 
…感情白开刚才根本不是在跟我说话,全是我自作多情!我扶着脖子看了看白开,他正悠闲自在地跟来人对视,一点儿没有之前的严肃。 
果然还是资历太浅工作经验不足,一不留神就自己把自己卖了。白开黑不拉几的哪儿那么机灵,妈的,差点儿被这小子诈了。 
来人冲白开点了点头,回白爷,我是总经理派来的人,来接您回公司开会。也不知道是不是光映照的关系,这个人的脸显得非常苍白。我打量了一下,这人年纪应该跟我相仿,长的还挺清秀,看着应该是个温文尔雅的主。在出租车上想得太入神,刚才又太紧张没注意,估计这人一直开着车跟着我们的出租。 
我估计这应该是传销组织领导阶层的某种暗语,因为白开听完这句话后,抽烟的动作停了下来,表情放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他这么为难,虽说是刚认识不到12个小时,但俗话说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忍了半天我还是开了口,便秘啊白爷。 
卧槽小缺,得亏你没扭着嘴,我已经被你身残志坚的精神感动了!白开从我手里抢过刚才他扔给我的半包烟,又点上了一支。 
我正想回嘴,白开突然开口,喂,小子,总经理什么时候从H市回来的? 
今天上午,就是您去Q市的时候。那人瞥了一眼白开皱起的眉头,又看了我一眼,继续语气平平地说,白爷,总经理还说了,您的朋友也要一块带回公司。 
突然被提到我有点儿受宠若惊,听这话,没留神我一只脚已经踏入传销高层了。老子一定牢牢抓住这次立功的好机会,找机会联系上头,一网打尽,拿立功证书糊局长一脸。 
得,小缺,婆婆没见着,倒被地主相中了美色。跟着长点儿见识吧年轻人,你,还远远不够啊。白开叼着烟,意味深长地捏了捏我的脖子,上了那人开来的奔驰。 
…妈的,玩儿COS好歹带个棒球帽啊! 
 
我因为歪着脖子不方便,上车的时候,是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帮我开的车门。 
我细看之下发现,这人的眉骨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刺青。

评论(4)
热度(11)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