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白缺】[CP推广][连载]笔记补遗 part 3

我好像恶搞上瘾了 
 
都是伏笔啊伏笔,我对《凶宅》爱得深沉 
 
一改
 
 
————————— 
 
 
 
 
 
第三章 真正的原因 
 

梅花印的主人我除了白天那只猫已经想不到别的了,黑猫最后看我的那一眼,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眼神冷冰冰的,像是透过我看别的什么!

“这宅子里有东西。”白开抓着奄奄一息的公鸡,语气严肃地说道。

我喉头一紧,还真让我蒙上了!急忙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把公鸡放下来,盯着那个猫爪印低头不语。我以为事态比较严重,也没敢追问,还下意识放轻了呼吸。大概过了1分钟,白开用指尖蘸了爪印上的面粉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又舔了舔,之后竟然把面粉往脸上抹了几道,抬头眯着眼睛冲我一笑:“喵~”

我条件反射的冲白开鼻子来了一拳就立刻闪到一边。白开竟然被猫上身了!我发现自己对这个认知有点儿幸灾乐祸,骂了自己句傻逼。是刚才蹲在地上的时候?还是因为摸了公鸡?难不成是舔面粉的缘故?公鸡打鸣估计也是猫搞的鬼。那猫竟然能在阳光下活动,是一直在房子里,还是趁乱溜进来的?我过滤了一遍也没想出个头绪,只好摘下手腕上的铜钱咬在嘴里。

白开捂着鼻子倒在面粉里哇哇叫,我盯着他半天愣是什么也没看出来。一会儿他坐起身一脸怨念地盯着我,我这才知道刚才他在开玩笑,是我自己反应过度了。

被他这么一闹刚才的紧张情绪全都没了,不过看他这浑身面粉的狼狈像我倒是挺开心。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白’开啊。”我把铜钱重新戴在手腕上,走上前去装模作样地踢了踢他的腿:“快起来!”

他站起身拍着身上的面粉,又开始嘟囔打是亲骂是爱,天上下雨地上流小两口打架不记仇,还说我缺心眼儿没有生活情趣,我正准备出去,扭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才算止住嘴。

白开说他得去洗个澡,我就借了他一身衣服。收拾完屋子,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了罐啤酒。白开这人满嘴跑火车真亏得警察信了。那只猫绝对有问题,串种异瞳的暹罗猫本身就已经够奇怪了,这宅子里的东西八成跟它有关。内衣小偷这事也有些蹊跷。

也不知道是不是入行久阴气重的原因,现在这种情况应该配个画外音:“恭喜玩家江烁开启「去哪哪死人」技能。”自从名字被写到棺材板上之后,我就脱离了“买买房打打怪赚赚钱”的悠闲生活,走上了万劫不复的道路。老实说现在我被坑得基本上已经认命了,现下最要紧的任务是找到秦一恒问个清楚。

 

白开从浴室出来差不多快十二点,我一团乱麻找不到突破口已经困意泛滥。见他走过来我张嘴就是一句:“睡吧。”

说完我就后悔了,果然白开立刻笑嘻嘻地贴过来,没想到小缺缺这么热情,白大爷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谁睡谁?

你睡沙发!我控制不住把啤酒罐砸向他胸口。

白开笑嘻嘻地什么也没说,挨着我坐下,脸也贴了过来。小缺今天很暴力啊,他调笑道。说话间头发上的水滴在我肩膀上,我心里有股莫名的烦闷,就一把推开了他的脸。

白开也没再捉弄我,我整理了一下,就把他来之前我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重点提到了那只猫和我对内衣小偷的怀疑。白开只是背靠沙发吊儿郎当地听着,一句话也没回。我说得有点儿口干舌燥,就又去冰箱里拿了罐啤酒。

站在冰箱前喝了一大口,又给白开捎了罐。走回沙发前就见白开正若有所思地盯着我,我一阵心烦,把啤酒扔了过去。

白开接住啤酒,突然开口问我:“小缺,你当真听到铃铛的声音了?”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实听到了金属撞击的声音,而且那只猫还挂个铃铛,我就不疑有他。

白开笑了笑,喝光啤酒也没问其他的。最后因为时间太晚我们就先去睡了,打算明天早上去找隔壁姑娘了解下关于内衣小偷的事。当然,白开睡在了沙发上。

 

 

第二天中午,我带着白开去跟隔壁的姑娘赔礼道歉。姑娘约莫二十三四,在附近大学读研究生,是个爽快开朗的人。知道白开跳阳台的原因之后,姑娘哈哈大笑,拍着白开的肩膀夸他浪漫,白开也是蹬鼻子上脸,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我见事情的发展有点不受控制,就插了句嘴说明来意,姑娘说她是几个星期前刚搬过来,刚开始丢的是一件海贼王的限量版短袖,以为是被风吹掉,结果找了一圈没找到。没隔几天一条黑色短裙也不见了,她把衣撑全换成固定夹之后,还是陆续丢衣服,从裤子到袜子到内裤。报警之后,警察在阳台上安了个摄像头,之后接连几天都很安静。五天前发现自己的内衣又丢了,而且监控录像在11点05的时候出现了雪花点,大概10分钟就自己好了。小偷还知道干扰信号,警察们一合计,决定定点埋伏,然后终于在昨天逮到了白开。

说到这儿姑娘又盯着我俩笑得我浑身发毛,我用胳膊顶了顶白开,可他人估计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也不知道听没听。

又一通玩命道歉和一通玩儿命的没关系之后,我拉着白开打算回去了。临走前我问那姑娘见没见过一只黑色的暹罗猫,她想了想摇了摇头。

回到同学家,白开二话不说钻进主卧开始折腾,我浑身酸软也懒得管他,平躺在沙发上,开了罐啤酒开始看电视。

白开叮叮咣咣了没一会儿,突然叫我,赶紧来卧室看看,我发现了好东西!

卧室已经被他翻得乱七八糟了,衣服扔得床上地上都是。我看得心头一股无名火,他手里掂的东西却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件黑色短裙!

我傻着眼看白开手指衣柜,这里还有好多哟~

我立刻冲过去,被看到的东西惊呆在原地!女式的内衣底裤叠得整整齐齐,还有一件海贼王限量版短袖!

我已经没法形容当时的心情了,转头看白开,只见他表情严肃地点了支烟:“缺心眼儿,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半夜翻窗台的真正原因。”

我整个人已经天旋地转,看着白开的样子我内心简直翻江倒海万马奔腾。我冲上去一把夺过白开的烟踩灭在地上:

“妈的!你给我把裙子脱了再说话!”


评论(1)
热度(22)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