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存梗】[RF]无法触碰(Intouchables)

不久前开的脑洞,大纲也写了,但是码了开头就没继续下去,觉得自己智商不够使,笔力太差,OOC到想哭。



存一个在这里吧,功力到了再修改。



没有论坛发文的压力,自留地里本来就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警告:就只是个脑洞罢了。















——————————



















标题: 无法触碰(Intouchables)



又名:保镖里斯的幸福生活(别信



原作: 《疑犯追踪》1、2、3季



作者: 我



分级: 辅导级(PG)



警告: 法国电影《无法触碰》AU;不可避免的逻辑漏洞与OOC



配对: RF



弃权:迷妹的世界里,只有我和我的脑洞属于我。



摘要:“我给了你一份工作,里斯先生,我可没说这会很容易。”











0.0 序幕







从IF公司大门走出来的杰克竭尽全力伸了个懒腰,脸上挂着个大大的笑。忽略脊柱发出的刺耳的抗议,他决定把今天标记为“人生中第二幸运”的一天——一个志在必得的升职。夜幕低垂,华灯初上,华尔街依旧步履匆匆。杰克走到路边,低头看了看手表,打算招一辆出租车。他得赶在商店关门前,给自己“人生中第一幸运”的那天得到的礼物搞一个芭比娃娃,今天可是小家伙的生日,她一定高兴疯了。



得先跟罗丝通个电话。这么想的杰克一边低头拨通妻子的号码,一边伸出胳膊。伴随着几声凄厉的尖叫和连串的咒骂,一辆突然出现的重型摩托几乎是贴着他的手呼啸而过。被气流带了个趔趄的杰克,差点儿没拿稳手机。他几乎是立刻回过神,迅速稳住身形,转身冲那个消失在人群中的肇事者扬起手机比了个中指:“草泥马看着点儿路伙计!这他妈可是新买的!”



还算幸运,杰克想想自己的小公主,决定不跟混蛋们计较。但当他那被接踵而来的警用摩托带掉地上的手机,在一阵骚乱中被一位女性10厘米的高跟戳了个对穿的时候,在心里不停诅咒无能的政府和飞车党的杰克觉得,今天其实应该是“人生中第一倒霉”的一天才对。











“甩掉他们,约翰,100美金。”



“200美金,他们会给我们开路的。”



骑手瞥了一眼后视镜,在高亢的警笛声中自信满满地加大了赌注。



斜刺里冲出来一辆警车挡在摩托前,一路狂飙的重型机车被迫停下来,刹车片因为紧急制动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而骑手只是慢条斯理地熄了火,借着腿长的优势一脚撑地,在警察们端着枪一窝蜂冲上来之前,脱掉安全帽扔到地上,双手摊开摆出投降的姿势。而后座上的人仍一动不动,只是呼吸声突然大了起来。



“别冲动,兄弟们,我自己能走。”被称作约翰的灰发男人语带调笑地对围上来试图把他拉下车的警察们说道,语气柔和:“毕竟一辆机车上不能有两个残疾人,你说是不。”



闻此,一步之遥外端着枪,打算实施逮捕的警长稍显疑惑,他停下脚步,冲身后的队员比了个“保持警戒”的手势。男人对警长笑了笑,扭过身子,轻轻拿掉同伴的头盔。车后座上是一个带着圆眼镜的中年男性,他搂着约翰的腰,眼下正因为急促的呼吸而满脸通红。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发出好像有人掐着他脖子一般痛苦的呻吟。



警长的表情有点儿不知所措。把自己的家伙插回裤腰并示意队员放下枪,他走上前,还没张口,便被男人长手一伸抓住前襟拉了过去。男人沉静地盯着他,脸上却挂着一个虚伪夸张的笑:“这位快玩儿完了的家伙是我的老板,再耽搁一会儿,我亲爱的警长,也许就要你们负责给我发工资了。”



谈话间只见那车后座上的男性一口气没喘上来,开始了一阵仿佛要把肺都搞出来的呛咳。



机车手一把推开警长,忙不迭去给同伴拍背,轻柔的动作和温和的表情,仿佛刚才那个威胁NYPD的人只是个错觉。搞明白怎么回事的警长先生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他示意队友解除警戒,抚平被抓皱的制服,弯腰拣起地上的头盔走到机车旁边。



骑手已经重新给同伴戴上头盔,发动机车准备离开。警察先生清了清嗓子,把头盔递过去:“咳咳,那个,非常抱歉,我觉得,如果我们开路的话,可能会更方便些。”



“那可真是荣幸之至呢。”看着男人假笑着扣上安全帽,穿得还挺多的警长突然觉得,纽约的秋天有点儿冷。











“那个,我们已经打过电话了,担架一会儿就来。”医院前,尽职尽责的警长满脸愧疚。“别担心,你同伴会好的。”他抬手似要拍拍机车手的肩,而后者正忙着照顾同伴。被无视的可怜的警长硬生生把手拐了个方向,悻悻地挠了挠头。











“记得你欠我200美金。”看着远去的警车,重新把人固定在自己背上的骑手转头,嬉笑着对后座的同伴说。



“100美金,约翰,军功章有我的一半。”



金丝边眼镜的男性靠在前方人的背上,费力地扬着脑袋,语带笑意,气息顺畅得仿佛数十分钟前那次令人恐慌的过度呼吸发作只是个错觉。



“哦哈罗德,你那高超的演技可帮了大忙,”骑手这么说道。“不过现在,我得再当一回骑士了。200美金,一分都不能少。”他边说边重新发动机车,在医生护士的声轰隆隆的引擎声里绝尘而去。





1.0 第一幕(未完)

生活就是由惊喜组成的,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到来的是棒子还是甜枣。
从录口供到被保释再到小黑车免费体验,约翰·里斯觉得,自己大概看到了颓废流浪汉生涯的尽头。
里斯半心半意地活动了下手腕,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再干一架。在下车前的二十分钟里,他拟定了六种中途逃离当前处境的方案,但在偶然瞥见车窗里胡子拉碴的倒影后,就决定什么也不做。
兜兜转转到郊外,自暴自弃地走下车,萧瑟的秋风猛得灌进里斯敞开的衣领,这让他不适地缩了缩脖子。他打了100字的腹稿,意图向那个神秘的老板表明自己目前一穷二白的窘境,吞吞吐吐半天,却被那人用一句话唬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个双手搭在轮椅扶手上,僵着上半身靠在椅背上的三件套眼镜男,示意身边那个警惕地盯着里斯的胖男人,让后者慢慢把自己推到前者跟前,然后又用带着颤音的腔调重复了一遍那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约翰·里斯先生,你喜欢甜甜圈吗?”
在那一瞬间里斯觉得,自己真的看到了颓废流浪汉生涯的尽头。
评论(2)
热度(9)
  1. himse1992⑨号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