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白缺】[CP推广][连载]笔记补遗 part 2

方术都是瞎编的

 
 二改
 
 
 
———————————————— 
 
 
 
 
 
 
 
第二章 梅花印 
 
 

这个认知当即吓出我一身冷汗,拿凉水拍拍脸仔细一想,时间太短自己又精神紧张,倒真说不上来两只眼睛确切的颜色。关好电闸门窗,走到隔壁住户门前的时候我敲了敲门打算问问,没人应。回家路上绕到防疫站打了针狂犬疫苗,顺便又去宠物店咨询了一下,店主说黑色的暹罗猫本来就是串种,异瞳的他倒还没见过,但基因突变什么的也说不定。

回同学家的路上我琢磨着要不要给白开打个电话,但想想又觉得这么显得自己特胆小,为了避免好一顿冷嘲热讽,就没打。折回超市买了面粉、镜子之类秦一恒以前老用的东西,我又到菜市场买了只老公鸡。秦一恒说过,十年的老公鸡是被卯日星君开过眼的,能看见污秽,打鸣也有辟邪驱鬼的功效。回到同学家,我用面粉把沙发围了一圈,公鸡栓在茶几脚边,去卫生间解决了下生理问题。从冰箱里拿几罐啤酒,又扒出来一袋开了封的真空牛肉,看着这一堆东西突然有点儿小激动,再不济我江烁还有满腔热血,小鬼儿什么的放马过来吧。

窝沙发上等到晚上十一点,结果什么也没发生,我心里说实话有点儿失望,就抱着老公鸡去了客房睡觉。客房书很多,秦一恒说过书有辟邪的功效。把老公鸡拴在床脚,在门口、落地窗和床边撒上面粉以后拉上窗帘。来回折腾这几趟加上精神放松,我一头栽床上几乎是立刻睡了过去。

意识消失之前,模糊听到一阵好像是公鸡刨地的声音,我把被子蒙头上翻了个身准备睡,突然从大门传来一阵疯狂的敲门声和什么“警察”“快开门”的叫喊。

这时,阳台上“啪”的一声好像花盆碎了,接着是一通乱七八糟的打斗声。我下意识低头一看,老公鸡头竖得老高,一副警觉的样子盯着窗子的方向。我见状当即手脚并用从床上爬下来,鞋都没穿冲上去一把拉开落地窗,借着月光看见两个应该是便衣的人反手把什么人压在身子底下。还没等我开口,地上那人先说话了:

“这欢迎仪式太隆重了点儿啊,缺心眼儿。”

 

这就是为什么深更半夜,我打着哈欠还得像个小学生一样,低头站在一边儿听警察叔叔训话的原因,一想到这我就忍不住又给了身边的白开一个拐子。

我没猜错,左边住户确实是个单身女性,最近几个星期碰到了内衣小偷,警察这是要打埋伏抓现行。守了大半夜,两拨人换班的当口,白开就作死从楼上一层跳下来了。而白开的理由更扯淡,他跳错阳台了!他朋友就在楼上,今天顺路拿东西,正巧看见我过来,就想半夜跳落地窗那儿给我个惊喜兼惊吓,没想到计算失误。说话语气相当诚恳,我听完是一阵唏嘘,为了捉弄我,白开也算是蛮拼的。

恭恭敬敬地送警察叔叔出门,临走前,其中一位看了眼我身后嬉皮笑脸的白开,郑重其事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白开见状嘴咧得更大:“走好啊,欢迎再来!”我给了警察一个“你懂”的表情,刚关上门扭头就给了白开一个窝心脚:“说实话!”

白开捂着胸口苦着脸,嘟囔着什么自己爹不疼娘不爱娶个媳妇儿还挨踹,听得我想上去再补一脚。

突然,书房里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嘶哑,白开跟我迅速对视一眼,接着他大叫一声:“不好!”就冲了过去。我到客卧的时候公鸡已经瘫在地上不动了,周围掉了一堆鸡毛。白开蹲在旁边皱着眉头,我走到床边检查了下落地窗,锁得好好的。

“小缺缺,你过来看,这是什么。”白开突然开腔,背对着我招了招手。

我走过去蹲在他旁边,看到在公鸡毛底下盖着的面粉上,赫然躺着一个清晰的梅花印!

 


评论
热度(12)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