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白缺】[CP推广][连载]笔记补遗①

标题:笔记补遗

又名:没有被写进书里的二三事

原作:《凶宅笔记》,贰十三著,磨铁连载版

作者: 我

分级: 限制级(NC-17),暴力,血腥,以及可能引起不适的同性爱暗示。

配对: 白缺(白开/江烁)

警告: 基于服务性质的原文引用(星标标注);限制级的脑洞;尽最大努力的原著风;女装;不可避免的逻辑漏洞与OOC。

弃权:虽然二花写得基情满满,但迷妹的世界里,只有我和我的脑洞属于我。

 

郑重警告:作者的坑品特差!坑品特差!坑品特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第零章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在跟白开一起等秦一恒消息的那一个月里做的小活,我并没有记在笔记里,一来这个宅子根本就没什么值得叙述的,实在不值得浪费笔墨,而且宅子没收,我就更没必要记,二来我在这宅子里干了一件让自己后悔了一辈子的事儿,记下来被人看见的话,后果不是丢脸二字能概括的。但现在我已经过了为脸皮和自尊心拼命的年纪,想起来这件事已经不再脸红,而且凶宅是早就不收了,日子也稳定了下来,闲来无事把它写出来,算是对过去生活的一种祭奠吧。

        好了,不啰嗦了,现在让我点支烟。

 

 


第一章  老同学


        事情的起因是我的一个朋友,初中同学,交情并不深,前不久才在一次住房展销会上偶遇,吃了几顿饭喝了几次酒,互相交换了名片,也算是重新认识。我对曾经数学不及格的人干上了工程师这件事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他也对我倒卖凶宅的事儿表现出了强烈的好奇心。后来因为秦一恒的事忙得我焦头烂额,有阵子没联系。两天前给我打电话,说有事想请我帮忙,语气甚是焦急。当时我正跟白开一起处理那个夜鬼问路的委托,约定有时间去找他,现在正好闲了,就打算去见见这个老同学。

        我同学叫邵更弦,名字的第二个字念一声,取“改弦更张”的意思。家里几代都是根红苗正的贫下中农,出生时改革开放风头正劲,他父亲就打算顺应时代浪潮下海从商,为表决心,便给儿子起了这个名字。父亲也是个有头脑的人,愣是激流勇进徒手创业,把自家的产业从一个三坪铺面扩大成我们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服装厂。邵同学当时满身都是富二代的坏脾性,打架早恋抽烟喝酒一个不拉,初二被劝退之后我就没再见过他,没想到现在成了个工程师,还在二环凭自己的能力买了套房,虽说两室一厅不大不小,毕竟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也算是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了。

        因为事关私人,也跟收宅子没有关系,我就没叫白开。邵更弦他家是在二环边上的一个城中村拆迁户安置区,虽说是个安置区,也有户型采光都不错的对外出售的楼盘,价格也比均价少上许多。同学买的那套在三楼,我到地方之后,发现屋里摆了两个已经打包好的旅行箱,同学也一副要出远门的打扮。他一脸歉意地拉着我的手,说老板出差的任务下得急,虽说房子里没啥值钱东西,但闲置一个星期还是不放心。爹妈早就搬到适宜养老的乡下住了,亲戚们也都不在这边,身为独生子他也没有相熟的人,情急之下就想到了我。语气相当诚恳,还把钥匙直接拍我手里说房子随便住。我见他这么不见外也就不好说什么,便答应帮他看房子。我本来就没多少事儿,来的时候正巧发现他家附近有个宏达集团的楼盘,住在这里也会方便点儿。

        一通玩儿命的感谢之后,同学就急忙拎着箱子出门去了,我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这房子的布局。同学买的是单元式公寓楼,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作为一个单身汉的家收拾得还算干净。采光算比较好的了,装修是地中海式简约风格,客卧的一大半被改成了工作室,大长实木桌上堆着图纸工具和专业书,留了张床算是能睡人。客厅落地窗外头的阳台能通向主卧,同学在阳台上放了几盆花和一把躺椅,我坐在椅子上晒太阳,心说这工科男还挺会享受。

        被阳光晒得差点儿睡过去,突然听见一下似曾相识的金属撞击的清脆声响,好像就在我右耳朵边。这些日子被秦一恒坑得对风吹草动都有点儿神经过敏,下意识地手一挥就向左翻下椅子抱住头。半天没等到下一步动作,正打算抬头看,一道黑影就冲我脸扑了过来!

        没防备被冲力顶得头后仰,及时用双手撑地才没摔个仰八叉。那个长着毛的东西好像把我当了个跳板,没歇脚就跳走了。

        这东西还带爪子!我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扭头一看,妈的,一不小心用脸接了一次猫。那只黑色暹罗猫已经落在左边住户的阳台护栏上,屁股冲着我,只看到脖子上系了条红绳,想必是挂了个铃铛。

        抬手摸了摸,并没流血,我这才注意到,这栋公寓楼单元跟单元之间挨得很近,阳台两边各有一个立柱支撑,一个身手矫捷的人都是有可能顺着阳台翻过来的,更何况跳跃性能极佳的猫呢。

        对单身女性不怎么安全啊,我看着左边那户阳台上飘着的女式衣物自说自话。那只猫突然定住不动,站在护栏上扭头看了我一眼才跳进隔壁的阳台里。就那一会儿,我看见它脖子上确实挂着个三角形的东西,泛着金属光泽,大概是个铃铛。

        我冲那只目中无人的猫做了个鬼脸,站起身拍拍屁股。看看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打算回家收拾点儿衣物再来,今天晚上就住这里。

        去卫生间洗了洗脸,两侧颧骨上各有三道白印。虽然是家猫,还是打个疫苗保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稍微有点儿庆幸没被挠到眼睛。眼睛!我突然背后一凉,妈的确实有哪儿不对劲,黑色的暹罗猫,会瞳色不一吗?!



————————TBC————————



再次警告:纯属自娱自乐!作者的坑品特差!坑品特差!特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4)
热度(19)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