⑨号仓库

同人存文处,杂乱不一足。
中西结合部,次元墙已无。
C P 略洁癖,可拆不可逆。
坑品和笔力,全部都是迷。
即使是手残,也爱发图玩。
死宅龟毛无下限,闭门造车不混圈。

警告:有间歇性失踪症,关注需谨慎!

【白缺】[CP推广][短篇/R18]凶三七十六章的正确打开方式

标题:[白缺CP推广][短篇/R18]凶三七十六章的正确打开方式

原作: 《凶宅笔记》第三部,磨铁连载版

作者: 我

分级: 限制级(NC-17)

配对: 白缺(白开/江烁)

警告: 基于服务性质的原文引用(星标标注);架空;限制级的脑洞;肉;尽最大努力的原著风;不可避免的逻辑漏洞与OOC

弃权:虽然二花写得基情满满,但迷妹的世界里,只有我和我的脑洞属于我。

 

摘要:友谊地久天长。



——————————————————



     *我点点头,白开说的没错。可我忽然觉得这种追逐很可笑。

     *白开套上了一件秦一恒留下的外套,也给我丢过来一件。今晚上咱们都是秦一恒,小缺你安生搂着衣服睡个踏实觉,这些人都没死,查不到你头上来的。

  *白开将我拉起来,推着我又回了我家。

  *一片狼藉,跟我心里的感觉一样。

         白开没管我,径自去了厕所,出来之后脸干净了不少。那只胖虫趴在他头发里萎靡不振,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嘴里叼着不知道从哪儿摸来的烟。小缺缺,别想了,你脑容量不够使。

         我现在脑子乱得很,没功夫跟你贫嘴。我瞪白开一眼,接着神游太虚。白开也没说什么,歪头笑了笑,转身摆摆手就去客卧睡觉了。我当时没心情搭理他,现在想来,白开当时的笑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把秦一恒的衣服扔在一边,躺在床上,我觉得整个人天旋地转,很久都没有困意。这又差点儿交代了。一条线埋一条线,一个坑接一个坑,一个人又一个人。秦一恒神出鬼没,万锦荣闭口不言,白开又插科打诨,到底谁说真谁道假,这人心真比污秽还难测。想了半天没个头绪,太阳穴都开始疼了。我捏捏眼侧身准备睡,却突然对上一张放大的脸!

         我吓得一身白毛汗,顺势向后滚到墙边。竟然有人装昏!抓住床单擦掉冷汗,我盯着床边,猛拍墙叫隔壁的白开。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背光站着,一动不动,只是上下打量着我。白开那边半天没有动静,估计是已经被搞定了。我这也只能按兵不动,捉摸对策。

         就这样僵持了三十秒,冷静下来之后我越想越不对劲。那张脸因为惊吓没看清,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衣服也是越看越眼熟,妈/的他穿的不是秦一恒的衣服么!

         秦二!你特么装鬼吓谁呢!我想明白之后火蹭就上来了。正手脚并用往前爬,只见那人纵身一跃,捂住我的嘴把我压在身子底下,语气冰冷地对我说,别动。

         本来看清脸之后我火气更大,却被这语气唬得不敢动。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我轻轻握了握麻木的手,悄悄咽了口唾沫。那人的手已经松了,只是还撑在我头两旁。我小心翼翼地对着那个长着白开脸的人了口,你,是哪位?

         那人闻此眼神一凛,我莫名奇妙地打了个寒战。乖乖,从刚才他就不对劲,白开这是被上身了!趁他身上这东西也没大动作,病急乱投医,我偷偷咬破了舌头,打算喷丫一口血先试试。

         我憋足了劲正准备吐,白开突然胳膊一软压在了我身上。这一口血憋得我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把白开从我身上推下去,我赶忙把床头灯打开,只见他大字躺着,脸色发白口唇紧闭呼吸急促,浑身都在小幅度抖动。

         我上去就招呼了他两巴掌,见没效果正打算下床端水,就见白开捂着肚子开始大笑。

         哈哈哈哈哈缺心眼儿你真是太可爱了!他一边笑还一边满床打滚。

        我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妈/的感情这是在耍我!趁他滚到床边,我顺势一脚把他踹了下去,没想到他在地上还继续打滚。

         你爷爷的!我气不过,抓起枕头使劲糊了他一脸。

         我是看你刚才跟挺尸一样伤春悲秋,马上就要看破红尘剃光脑袋长伴青灯古佛了这才拉你一把。白开抹了抹眼泪,拍拍屁股坐在床边,想开点儿小缺,人生自古谁无死,哪个拉屎不用纸。

         我没好气地看着他准备补上一脚,谁料他早有准备,拽住我的脚踝把我摔了个仰八叉。我躺在床上,精神一放松就浑身酸疼,也懒得再跟他计较。没想到白开翻身上床,一把将手压我老二上!

         你想干什么!我倒抽一口冷气抬腿想踢开他,无奈命根子被人握在手里,不敢轻举妄动。

         只见白开嘻皮笑脸道,想那么多作甚,来,小缺,白大哥让你快活一下。说话间他右手施力,我又抽了口冷气。你他/妈的快放手!恶心不恶心!老子对你没兴趣!

         别紧张啊小缺缺,这叫友谊炮,有清神静气固本培元之功效,看你这么急不可耐的份上就赠送你一发,白爷爷黄金右手的销魂滋味儿可让人欲罢不能啊。白开一边说话一边揉我老二一边扒我裤子,话还没说完我下半身就只剩个裤衩了。

         早先一番生死搏斗肾上腺素还没褪干净,最近也没时间跟精力招呼自家小兄弟。被白开这么一撩拨,这个“小叛徒”竟然有立正投降的趋势。

         啧啧,童子鸡,你这不光缺心眼儿,还缺“爱”啊。

         我被他弄得直喘气,横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爱撸撸,不撸滚!

         哎,大爷,奴家这就伺候您舒舒服服的!

         白开的技巧还真不是盖的,没一会儿就给我弄得只顾着仰头喘气了。内裤早就不知道啥时候被扒掉了,朦胧间我感觉白开在咬我的嘴唇,还趁我张口喘气的时候把舌头伸了进来。刚才没控制住力道咬破的舌头,被他吸得又开始出血了,我没忍住疼“嗯”了一声,感觉白开动作一顿,撸管的速度又加快了。

         没多长时间我就到了,感觉跟嗑药似的从身体到精神都软绵绵飘忽忽。白开给自己又撸了会儿,没多久他也瘫在我身上。感觉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我身上和老二上爬,当时也没劲低头去看了。

         盯着天花板,我半天都没缓过劲,啥都想不起来了。等我反应过来,白开已经搂着我的腰睡死了。后来听着白开的呼噜声震天响,干脆我也睡不着了,浑身没劲也不想去洗澡,手里还攥着秦一恒的衣服。快天亮才稍微眯了会儿,又被天光弄醒了。

          就那么躺着熬到中午,我也没闲着,倒是想明白了一件事。秦一恒的砖还是要守,兄弟一场,我总得逮住他要个说法。但他一定要取走我也拦不住,*不如抓紧了万锦荣那条线,最后跟秦一恒来个殊途同归,反而更加靠谱。

  至于白开,我咬着牙扭头看着头边睡得跟死猪似的人,卯足劲儿把手里的衣服糊他脸上。

        白开立马吱哇乱叫,小缺宝贝儿,你这是谋杀亲夫!

        我一听就来气,抬起上身加大了手劲。亲你妹夫!说好的友谊炮呢!要是以后还敢装神弄鬼先上车后买票,小心老子用擀面杖捅你菊花!

        我正捂得起劲,突然感觉头上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头发里。我停下动作,心说这脏东西还没跑完! 心头窝火,仗着大白天我抬手一摸,妈/的是白开那肥虫。它好像心情很好,还蹭了蹭我手指头。

        靠!不拿你当摔炮掼地上,你就不知道炮仗为啥这样响!        

        还没等我把这仗人势的虫扔出去,就被白开趁势抓住手腕反压回床上。

        小缺儿乖乖别暴力啊,小家伙这是感谢你昨天晚上的款待。白开跪在床上,压着我的肚子笑得一脸yin荡。

        我听完一愣,马上就急了,草泥马撸管还给老子弄出血了!

        还没等我开始挣扎,白开就一脸猥琐地舔舔嘴唇,趴我耳朵边儿吹起气来,阿缺你不知道吗,俗话说得好,一滴精,十滴血啊。

         我老脸一红,扭头没躲开,下意识给了流氓一个断子绝孙腿。

 

  *宅子弄成这样,光打扫就用了很久。至于楼上楼下躺着的人,白开找了个公用电话报了个警。至于警方怎么处理的我不清楚,反正没有牵扯到我的身上来。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骨灰照常的吃,但宅子我是没再收过。直到过了快两个星期,有一晚白开忽然打电话叫醒我,我接起电话人还有点迷糊,就听见白开道,快起来,万锦荣说时间来不及了,我们现在就要出发!

 


 ————————END————————



作者有话说:白开的嘴炮属性萌死个人!我已经尽量原著风了土下座。第一次码肉,让和谐之光永照我心!冷CP只有自力更生,求一起萌白缺的小伙伴!


评论(7)
热度(70)

© ⑨号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